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视频名称: 旱情持续蔓延 七农忧心如焚
提交者: gljwm
提交日期: 2012-03-30 08:55:48
点击: 403
总观看量: 45
本月观看量: 0
本周观看量: 0
今日观看量: 0
是否收费: 免费
在线观看: 在线收看DownLoad0    下载DownLoad0    迅雷高速下载     
领衔主演:  
语言: 国语 
视频介绍:  

记者 陆志芳
  3月19日下午,记者刚来到文山市东山乡金鸡塘三七种植基地的一个七棚边,后面紧跟着就驶来一辆运水车,土路上顿时尘土弥漫。种植棚里,几个工人正忙着往地里铺松毛,以减缓七地的水分蒸发。“去年这个时候三七出苗率已经达到80%左右,但今年连50%都不到,边上的一些三七都干死了。”种植户何绍成边清理着已经枯死的三七边说。
  2009年,何绍成到金鸡塘村租了8亩多地种植三七,没想到连年干旱,今年尤其严重,除了到20多公里以外的盘龙河里拉水,还要买4毛钱一斤的松毛来保潮保湿,种植三七的成本要增加1万元左右。与何绍成一样,苏智伟也在金鸡塘村种了30多亩三七,由于离山上远,他买的松毛要5毛钱一斤。尽管目前是三七出新叶的时节,但他地里的两年七仍然没有剪去老叶子。“没有办法,留着这些老叶子好歹能保持些水分,要是剪掉恐怕这些三七连‘命’都保不住。种了十几年的三七,数今年的情况最糟糕,一亩地的种植成本要4万多元。”苏智伟一脸无奈地说,这些老叶子最多能留3个星期左右,若不剪掉就会影响产量。
  “要是剪掉这些老叶子还不下雨怎么办?”听到记者的这个问题,苏智伟想了一下说:“先拉水浇着看吧!”过年来他只浇了3次水,就花了7万多元,而去年一年他只浇了两次水。“两天前才浇的水,土又这么干了!”在金鸡塘附近的小马场村,种植户周建民蹲在三七地里,轻轻一捏,一块泥土就成了碎末。他的左手写着最近一次为三七浇水的运费和人工费4200元,墨迹还没褪去,又筹划着下一次浇水。“水太少了不行,浇多了成本又太高。”已经花了2万多元水费的他感慨地说。
  买水的七农愁,自己拉水的农户也不乐观。
  “轰轰轰”……砚山县盘龙乡新民水库旁,6辆改装而成的拉水车正沿着公路依次排开,等待着三根水管同时从储水不多的水库里抽水。从20多公里外来拉水的翁达村民李子明告诉记者,2010年起每年1月到4月,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拉水,“今年种的20多亩三七要拉10趟左右才够浇一次,这段时间新民水库每天有2万立方米左右的水被抽走,剩下的水不知道能不能再支撑一个月。”李子明显得有些无奈。
  这些农户只是全州受灾七农的一个缩影,每年2月下旬至4月下旬是三七生长需水量最大的时期,缺水将造成三七长势不好、病虫害严重、抗病虫能力下降、死苗等。据州生物三七局资料显示:截至3月12日,今年全州近9成七农因旱受灾,成灾面积达4.6万亩,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8亿元。自2009年以来,我州三七生产因旱灾造成的经济损失已累计达6.28亿元。
  离新民水库4公里的苗乡三七科技示范园内的一个试验种植棚里,一根根黑色的管子和一个个喷头井然有序,打开开关,水从喷头里面喷洒而出,既节水又不费人力。“使用这些喷灌系统要比大水漫灌节省50%的用水,只是三七连作障碍如今还没解决,七农每种一次三七就要换一个地方,投入这些基础设施的话成本太高。”技术员缪康汝说,2009年干旱以来,园区内除了研究节水灌溉措施,也在选育品种上选择蒸发量较小的窄叶品种,如果成功的话就逐步推广。
  面对持续的旱情,作为行业主管部门的州生物三七局积极组织工作人员深入田间地头指导七农开展生产自救,帮助他们协调生产用水,做好七农抗旱保苗及防火安全知识培训工作,并加强抗旱物资储备管理,力争将损失降到最低。
  “气象部门预计云南各旱区未来30天没有明显降雨,随着干旱的持续,灾情还将进一步扩大!”州生物三七局局长王成标言语中透着担忧,但他表示,仍然会继续组织七农想办法抗旱保生产。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视频

热门视频

推荐视频

相关视频

广告位